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2020正版挂牌全编综合资料 >

喜剧人在上海①:女生Norah的脱口秀之路

出处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2-16   

05:23

“当时已经是半夜12点半,之前我没有受到过这样类似的评价,所以听到后就像接受了流星一般大的信息量,我整个人都是懵的。”诺拉表示:“之后几天,通过和别人聊天,慢慢开解了,也就慢慢把它当成了段子。但是很多观众可能还是会拿这个来做梗,流量这个东西真的是一时半会还是会带着,但是我觉得现在已经是2021年了,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些新的内容可以被大家记住。”在旁人看来,诺拉有一份漂亮的履历:本科毕业于复旦,硕士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,目前是一家快消公司的销售总监。它也成了人们对于她“优越感”“精英感”乃至“压迫感”争论不休的源头。对于诺拉来说,这份履历最初是让人们在脱口秀的舞台上上快速认识自己、记住自己的人设标签,但现在已经变成她坚持做下去的推动力。“这个行业是各行各业人都可以来讲,这是它的色。其次,我觉得能够幽默其实是一个还蛮智慧、蛮聪明的事情。它不是一个别人觉得说你可能生活非常惨,非常差,非常如此才做的事情。”诺拉说:“我希望能够通过我自己在这个行业坚持不走,赖这边不走,然后去不停的讲一些这样的段子。”诺拉为了说好英文脱口秀,每年都会自费去国外参加一些比赛和演出。“我希望把我的段子扔到一群对中国不了解的、纯老外的环境当中,看这个段子是否能成立。”诺拉说:“第一次去美国演出,是去美国的火人节,一共演了5场。那次给了我很大的信心,是它让我知道原来我不会怯场;第二个是很多人想要听到中国人讲英文,他们想听到东方的声音,所以这是那次演出给我最大的收获。”

脱口秀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“脱口而出”。诺拉为了那一次火人节演出,写了15分钟时长的稿子。“写稿子是我必须要练的一个能力,对我的帮助也会很大,基本上我比较长的段子都是靠写出来的。但是,我同时又是一个自驱力没有那么强的一个人,所以我会给自己报名参加很多的开放麦,因为我需要一个时间点来逼迫自己说好今天晚上我要上台了,我必须要想点什么东西。”曾经,诺拉以为讲中文脱口秀只要把英文脱口秀翻译过来就可以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。“我曾经美好地幻想就是我写了一篇英文的稿子,翻译成中文,中文也会炸,结果试了无数遍以后发现,英文和中文同样的内容,同样能够征服观众的几率是非常低的,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发现更低了。本来说10~20%,最后发现连5%都没有,可能就只有1%的内容,大家是可以互相通的。”“我写稿子方法也很简单,因为我的技巧性还没有那么强,所以我可能就会把生活中那些我觉得很荒谬的,或者是还有槽点内容,先把它用关键词形式写在手机上面。”诺拉说:“我觉得脱口秀最魅力的地方就是它讲的是每一个真实的人,然后他们把自己的故事用艺术形式加工出来告诉你,我的段子里面所有事情几乎都是发生过的,只不过有些事情可能是夸张很多倍,有些事情可能是几乎没有夸张。我觉得真诚、真实感是一个跟观众建立基础最重要的元素。”2017年诺拉开始讲脱口秀的时候,面对的是台下二三十个观众。2019年,她已经可以演三四百场,面对台下一百多个观众。2020年,虽然因为疫情,一年演出了二百多场,但演出最多的时候可能一个晚上有两场,一周全部排满。

“在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之前,我一直觉得努力更重要,直到我看到了李雪琴,我真的不知道这东西的答案。”诺拉说:“我个人现在的感知是喜感可以帮你打30%的底,所以如果你是什么东西都没有,只有喜感的人,你30%已经很好笑,但假如你加一点点努力,写一点点稿子,你可能可以很快的冲破90或者是甚至到了100分,但如果你是个没有什么喜感的人,你可能会需要很努力,用手触摸甚至会感觉到有硬块都属于正常现象。”诺拉将脱口秀视为自己的终身职业。 “每个都会在某一方面有一些不可替代性。比如说我现在的工作,当然不是我的能力不强,但是我觉得我老板也会在市场上找到另外一个人,也能做销售,也能做品牌。但如果脱口秀的话,因为每个人代表自己的声音,所以如果我不做的话,至少我那部分声音就会消失。”(看看新闻Knews记者:王健慧 李维潇 实习编辑:刘曼芳)

一名优秀的脱口秀演员,究竟靠的是“天赋”还是“努力”,诺拉相信后者,直到遇见了她。

“压迫感”这个梗让上海女生诺拉(Norah)出了圈。现在打开B站,关于Norah视频的弹幕出现次数最多的词依然是“压迫感”。半年前,诺拉作为出道近四年的脱口秀演员参加了《脱口秀大会》。六分半的脱口秀表演结束后,现场评委李诞吐槽自己每次听她演出都有很强的压迫感。“压迫感”的梗由此而来。